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爱神作者:不详-校园激情

爱神作者:不详-校园激情

下载次数:36

爱神

字数:24163字

序曲

皇甫逸,今年十八岁,十岁的时候,爸妈在车祸中双双去世,除了给他留下一间小套房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还好在邻居和政府的帮助下,他才能顺利的读完初中。现在就读于镇上的高二。今天是他十八岁的生日,他瑰丽的人生从今天将正式的展开。

第一章

每年的今天,皇甫逸都会到爸妈的坟前,告诉他们自己的情况。「爸,妈,我是小逸,今天我十八岁了,我是大人了,我要开始自己养活自己了,我要少给江姨添麻烦。」皇甫逸对着爸妈的遗像说道。

拜祭完爸妈之后,皇甫逸沿着山路往家走去。

「打他,打那个臭要饭的,」「快打他,打……」皇甫逸回到巷口,发现一群孩子正在拿石头打一个头发蓬松,身穿一身黑色破衣服的老人,老人躺在地上,认由孩子们的打骂,口中不断的喃喃念叨。皇甫逸赶紧把小孩驱散,走过去将老人扶起来,「大爷,您没事吧,您住哪,我送您回去吧。」

老人目光呆滞的望着皇甫逸,口中仍然念叨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皇甫逸想:这位老人可能患有有老年痴呆,而且天色已晚,不能让他继续再街上躺着,还是先把他带到家里再说。皇甫逸随即扶着老人,往家里走去。

到了家门口,发现大门开着,皇甫逸扶着老人到沙发上坐下后,便朝卧室叫道「江姨,是你吗!」「是啊。」江阿姨说着便从皇甫逸的卧室中走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些脏衣服。「小逸,卧室我帮你整理好了,这些衣服我先带回去,洗好后再拿过来给你。」「江姨,太麻烦您了,以后这些,我自己弄就行了」「你这孩子,这是说哪的话。」江姨正说着,发现客厅中多了一个陌生人,随即问道「这位是……」

「哦,我在巷口看到他被一群孩子欺负,而且神志有点不清,我想他可能是哪家走失的老人,所以先把他带回来,呆会还得麻烦您去派出所说一声,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家人。」皇甫逸说着。

「这样啊,那就先让他住着,别让老人出去受罪,我现在就去派出所。对了,晚饭我都弄好了,你们赶紧先吃饭吧。我走了。」江阿姨说完便往外走了。

皇甫逸走到饭厅,发现桌上有一桌的好菜,桌子边上还有一份精美的礼物。

皇甫逸感动的热泪满盈,这几年要是没有江姨,自己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

江姨是皇甫逸的邻居,她是在皇甫逸十一岁时,从别处搬过来的,她的丈夫是一个跑长途的司机。也许是没有孩子的缘故,他们对皇甫逸总是嘘寒问暖的,特别是江阿姨,对他简直就向对亲生儿子一样。平日总是会过来帮他整理东西,和做饭给他吃。为了方便,江姨还特地配了皇甫逸家的钥匙。

江姨的名字是江月云,今年三十八了,生的是如花似玉,容貌娇美,皮肤白皙,由于没有生育过的原因,身材苗条而丰满。是镇上公认的第一美人。由于她对人热情大方,所以,在镇上她特别的有人缘。

皇甫逸扶着老人在饭桌边上坐好后,两人便开始吃饭。老人估计是给饿坏了,一上来就开始狼吞虎咽。吃完饭后,他让老人去浴室洗澡,同时找出了一套衣服让老人换上。

也许是太累的缘故,老人洗完后便先去睡觉了。

皇甫逸来到客厅打开电视,看他最喜欢的「开心辞典」,这是一个类似于香港「百万富翁」的节目。只要能回答上主持人王小丫的12道题目,即可获得四份自己想要的奖品。

王小丫是皇甫逸比较喜欢的主持人之一,所以皇甫逸几乎每期必看。同时,他还通过网上进行答题,希望有一天也能上一次「开心辞典」,拿回大奖。

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皇甫逸开门一看是江阿姨。「江姨,进来坐。」皇甫逸忙让江姨进来。

江姨进屋坐下后说:「小逸啊,刚才忘了和你说了,生日快乐!」

皇甫逸:「谢谢阿姨。」

江姨:「怎么样,礼物喜欢吗。」

皇甫逸:「只要是阿姨送的,我都喜欢。」

江姨:「你啊,是越大越贫了。一转眼你都十八了,从一个小毛孩变成一个大帅哥了。」

皇甫逸:「江姨,不来了,你又笑我。」

江姨:「呵呵,我是在夸你啊。」

两人便开始闲聊起来……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江姨:「我该回去了,对了,刚才派出所的人说,目前没有报失人口的记录,估计那位大爷不是我们镇上的,不过他们说会帮忙留意一下的。」

送走了江姨,皇甫逸也开始回卧室休息了,由于家里只有一张床,所以他只能和老大爷一块睡。

第二章

不知不觉,皇甫逸便来到了梦中。「年轻人,你来了。」一个老迈的声音传过来。

皇甫逸:「谁,谁在叫我。」他边问边找。可是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你一直往前走就可以看到我了!」

皇甫逸便顺着声音往前走,发现有一个道人,正在打坐。

道人:「小哥,不认识我了吗。今天承蒙你的援手,贫道在此谢过了。」

皇甫逸仔细一看,果真是那位大爷。「您太客气了!」

道人:「今天是你第二次帮我了。十年前,我路过此地时,也就只有你不嫌弃我。把自己的早餐分给我,没想到十年之后,你还是这么善良。我决定传授你一项技艺。你意下如何。」

这番话让皇甫逸下了一跳,这不是在演武侠剧吧,这么逗。这个梦太有意思了。

道人接着说:「我乃『欢喜门』第三十六代弟子,本门的宗旨就是满足女人。」

皇甫逸:「那不是作牛郎吗?」

道人:「糊涂,那只能解决女人肉体之所需。岂能和我派相提并论,本派是满足女人的一切所需,包括肉体、精神等一切。」

皇甫逸:「我不是很明白!」

道人:「当年女娲娘娘造好男人和女人之后,才发现少往男人身上加」连心花「的香味。正因为如此,长久以来,男人都很少去顾及女人的感受。男女之间的沟通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皇甫逸:「那又怎么样。」

道人:「一开始男人需要女人,都是为了发泄和配种。这与女娲的造人意愿相违背了。她希望的是男女和睦的相处,在互相尊重和理解的基础上进行生活。

为了帮助女人改变状况,女娲将『连心花』揉碎,让它随风飘到世界各地。这就是你们现在所说的『爱』「。

皇甫逸:「爱是这么来的吗?」

道人:「爱,解决了大部分人的问题,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真爱。许多女人还是很寂寞和倍受冷落的。所以女娲将残余的『连心花』的根捏成了一个人,他就是我派的始祖『欢喜道人』」。

皇甫逸一脸迷茫的望着道人。

道人:「开始祖师爷为了眷的解决男女的问题,便广开门户纳徒。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学了神技之后就开始做坏事,更变本加厉的对付女人。祖师爷将那些劣徒全部封到一座名叫琉球的岛上,同时废去他们的神技。只可惜他们的劣根性犹在,他们的后人还是喜欢蹂躏女人。」

皇甫逸心想:难怪日本人是这么坏!

道人接着说:「祖师爷自觉愧对女娲娘娘,不久就仙归了。他临终前,不仅立下了严格授徒的规矩。同时还设下了一道咒:凡是习得神功者只能博爱,不能有真爱。否则将会受到惩罚!」

皇甫逸:「为什么!」

道人:「我们相当于一个服务业,对所有的客人都必须一视同仁,如果你一旦有了真爱,你天平就会倾斜。我现在要传授你的技艺是让你能看懂女人的心,此乃本门众多神功中的一种。你想学吗?」

皇甫逸心想:这梦真是神奇。这么神奇的功夫岂能错过!「好,我学!」

道人:「那好,时间不多了,你过来坐下,我帮你打开心眼。」

皇甫逸依言坐下,过了一会,只觉得神志越来越模糊。

「铛铛铛铛……」

一阵铃响,把皇甫逸从梦中惊醒。他起床一看,身边的老人已经不知去向,转头一看,床头的桌子上留有一张字条和一粒药丸。他拿起字条,上面写着:

逸儿:为师,已将你的心眼打开了,没想到你还是童男子,在你破身之前,你仍无法运用神功。你将药丸服下后,在三日之内与妇人交合,神功即成。

——师字

难到梦境是真的,皇甫逸拿起药丸,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它吞了下去。

第三章

「小逸,你起来了吗。」这时江姨的声音传了过来。

皇甫逸:「我起了,马上就出来。」

说罢,皇甫逸赶紧从床上起来,换好衣服,走到客厅。

江姨:「大爷呢,还没起吗。」

皇甫逸赶忙说:「哦,他一早就走了,可能是回家了吧。」

江姨:「这样啊,你赶紧洗把脸,我先给你做早餐吧。」

皇甫逸:「好。」说完便赶紧去浴室漱洗一番。

皇甫逸从浴室出来后,发现江姨已经将牛奶、三明治都准备好了。

江姨:「小逸,你先吃吧,蛋马上就煎好了。」

「好。」皇甫逸答到。

过了一会,江姨端着煎蛋出来,坐在皇甫逸的边上,和他一块吃早餐。皇甫逸只觉得身边有一股陌生的香味刺激着他。他仔细嗅了一下,发现香味来自江姨的身上。「江姨你的身上好香啊!」

江姨:「不会吧,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没用香水啊!」

皇甫逸开始打量着江姨,虽已将近四十了,但因平时保养得法,所以姿色秀丽,肌肤洁白。

岁月并未在她脸上刻划出痕迹,反而为她增添了些许少妇的风韵哪!江姨的秀眉微弯似弯月,两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眉毛细长乌黑,鼻子高挺隆直。江姨今天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薄纱睡衣,隐隐约约之间,皇甫逸还能看见里边的粉红色蕾丝花边乳罩。一看到这,皇甫逸马上有了强烈的生理反应。那根东西将裤子高高的顶了起来。

江姨发现皇甫逸正注视着自己,便笑道:「怎么啦,好象没见过阿姨似的。」

皇甫逸忙说:「不是的,江姨,你今天好漂亮。」

江姨被他一夸,不禁也笑了起来,但嘴上还是说着:「老了,还什么漂不漂亮的。」

皇甫逸:「不会啊,大家都说你是镇上第一美女哦。」

江姨:「不说这个了,今天是星期六,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和我一块上街买东西去吧。」

皇甫逸:「好啊。」

「我现在先回去换衣服,九点,我们准时出发。」说完,江姨就走了出去。

江姨一走,皇甫逸马上掀开裤子一看,自己的阳具已经暴涨,紫红色又粗又壮的大龟头上还有一些无色的液体,这使皇甫逸吓了一调,自己以前也经常见阿姨穿这样的睡衣呀,怎么今天会这么兴奋。皇甫逸哪里知道,老道给他的那粒药丸其实就是一粒春药,但那又不是普通的春药。

那是一粒「欢乐丸」,男人服用之后,会对女人的气味特别敏感,很容易的冲动。当男人冲动到了极点时,如果有女人刚好靠近,那这个女人也将会因为吸入,随男人汗液排出的气味而发情。老道长这么做是为了防止他找不到女人。

「可怜」的皇甫逸哪会知道这些,他还在为自己对江姨有龌龊的想法而深深的自责呢。

两人换好了衣服后,便开始出发了。换上了洋装的江姨,更加显得青春和靓丽,当江姨和他一块上街时,皇甫逸总是忍不住的将眼光投注到江姨的身上。

到了百货公司,江姨领着皇甫逸来到女装部,「小逸,帮阿姨看看这件衣服。」

皇甫逸看了一眼,说道:「阿姨,你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

江姨嗔道:「不和你说了,我先试一下衣服。」她拿起衣服走进了试衣间。

过了一会,皇甫逸听到试衣间中传出「啊」的一声,于是他急忙赶到试衣间门口。

「阿姨,你没事吧。」他急切的问到。「小逸,快进来救我。」江姨答到。

皇甫逸一打开门,江姨便整个人贴到他的身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小逸,这有一只蟑螂,好恐怖啊。」说完便用手一指门上的蟑螂。

皇甫逸:「没事,我帮你打死它。」说完便将蟑螂拍死了。

「谢谢你,小逸!」江姨说完便松开了搂着皇甫逸的手。

皇甫逸这时才注意到,江姨的身上只穿着那件粉红色的乳罩和一件粉红色的三角裤。江姨那对傲人的双峰,随着呼吸的抖动更是让他心意辕马。当看到三角裤外那几缕阴毛时,更是让他兴奋不已,阳具更是将裤子顶的老高。

江姨似乎也发现了有些不对,忙说:「小逸,你先出去吧!」

皇甫逸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便赶忙退了出去。来到了外面,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来平静自己的心情。可是一回想到,刚才江姨那对乳房紧贴自己胸口的的情形,底下的阳具更是涨的让他疼痛不已。皇甫逸急忙跑到洗手间,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好不容易终于将欲火平息了一下。

由于发生了这个小插曲,江姨也觉得有些不自然,胡乱买了一些东西便回家了。

第四章

吃过了晚饭后,皇甫逸便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这时,江姨开门进来,依旧是穿着上午那件睡衣,手里还拿着一些衣物。「小逸,我那边的热水器坏了,今天先借用你这的。」说完,便朝浴室走去。

不一会,皇甫逸便听到「哗哗……」的水声。心里不禁开始幻想是江姨进浴室脱衣后服的情形:那丰满高耸的胸部、细细的柳腰、和那水蜜桃似的肥嫩屁股,江姨应该正在用香皂涂满了全身,开始洗澡,洗着洗着,啊!她把手伸到了她的两条玉腿之间,搓揉着那个地方……

皇甫逸再也忍不下去了,决定要去偷看江姨出浴的美景,他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静悄悄地走到浴室。他知道浴室的外边有一个凶,可以看到浴室里的一切。他顺着凶一看,不禁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啊!眼前的美人儿,真是耀眼生辉,赛似霜雪细嫩的肌肤、好大一双雪白丰满的乳房,高高挺起,一点都没有下垂,两粒紫红色像草莓般大的乳头挺立在桃红色的乳晕上,美艳性感极了。平坦的小腹上并无花纹,因其未生过小孩,阴阜似小馒头高高凸起,阴毛乌黑密生,尤其那一片阴毛,又黑又浓的盖住整个阴户,玉腿修长,臀部丰肥。

江姨正在往身上涂抹香皂泡沫,只见她的双手正灵巧的搓、磨着自己的乳房,皇甫逸开始忍不住的用手套弄自己的阳具。

过了一会只见江姨靠在墙上,一条腿撑在另一边的墙上,把大腿叉开成九十度,使的皇甫逸可以清楚的看见江姨那的神秘地带。江姨的大阴唇呈艳红色,小阴唇呈鲜红色,大阴唇两边长满短短的阴毛,一粒阴核像花生米一样大,呈粉红色。她一手搓揉着乳房,另一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在两片阴核上作反复的磨擦,中指则浅浅地没入穴中,随着她的动作,不一会那个蜜穴便充满了香皂的泡沫。

这一幕看得皇甫逸血脉贲涨,他体内的药力开始发作起来,使的他的理智开始模糊。他迅速的将自己的自己的衣物脱光,然后坐在地上用手开始更快的套弄自己的阳具。他已经陷入了一个幻境中,他正在幻想着和江姨做爱的情形。

皇甫逸边弄边哼起来:「嗯……好美……好紧的……小穴……唔……阿姨……大鸡巴……好舒服……喔……」

江姨在浴室里听到了外面有一些动静。她叫了一声:「小逸,你怎么了」可是小逸哪还能听的见她的话。她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她便围了一条毛巾出来。眼前的一切却让她感到极度的震撼。

「小逸,你怎么了。」江姨望着正在手淫的皇甫逸,大叫起来。

皇甫逸被江姨一叫,似乎也清醒了一些。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晃晃悠悠站了起来。

「阿姨,我……」

「你是怎么了,你怎么会这样。」江姨的双手扶住站立不稳的皇甫逸。

「阿姨,我好难受啊,我快要死了,我的这里整整涨了一天了,怎么都不能把他弄软,而且我脑子里都是你的身体,我……」皇甫逸只得实话说出。

江姨这时才突然明白过来,皇甫逸已经不是一个小孩了,她望了一眼皇甫逸那根将近八寸的大鸡巴,不禁一震:这孩子的东西好大呀!但随即清醒过来,赶忙说:「小逸,先把裤子穿上吧,」说罢,她蹲了下来,拾起皇甫逸的内裤,帮他穿上。

当裤子穿到阳具附近时,江姨的手不注意的碰了一下皇甫逸的春袋。而皇甫逸的鸡巴也马上给予热情的反应,又向上挺了一挺,而那个大龟头差点就碰上江姨的鼻子。一股淫靡的气味飘进了江姨的鼻内。江姨为了躲避他的龟头,往边上一闪,摔在了地上。

皇甫逸赶忙将江姨扶起,可是慌乱中,他的脚踩住了江姨围在身上的毛巾,当他把江姨扶起来的时候,江姨的围巾也随之落地。江姨那完美的胴体一下子尽现于皇甫逸的眼前。皇甫逸的脑子又开始发热起来。他紧搂住江姨,同时向她的香唇吻去。

「小逸,不能这样,我是你阿姨呀!」江姨边躲闪边叫着。

「阿姨,我真的受不了了,你帮帮我吧。」皇甫逸边说边吻着她的脖子和耳垂,同时他的左手也开始抚摸着江姨的右乳。底下的阳具更是顶着江姨的小腹。

这一下弄得江姨不禁轻哼了一声:「嗯……」

皇甫逸乘机向江姨的樱桃小嘴闻去。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女人的唇味。实是令皇甫逸兴奋不已,他笨挫的吻着江姨的两片嘴唇。也许是受不了他的挑动,江姨开始回应他的吻。她张开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伸出来钻进皇甫逸的嘴里,舌尖四处舔动,在皇甫逸的口腔壁上来回舔动。这一举动着实把皇甫逸吓了一跳,没想接吻还有这种门道。但很快,他便适应了,热烈地和江姨的丁香妙舌热烈地交缠着。江姨玉体颤抖,更用力的和皇甫逸的舌头纠缠。皇甫逸含住江姨滑腻柔软鲜嫩的丁香妙舌,如饥似渴地吮吸起来。皇甫逸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江姨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大口大口地吞人腹中。

「欢乐丸」的药效被彻底的激发了,江姨吸入皇甫逸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她的身子也开始燥热起来,桃源洞里也开始流出了淫水。

皇甫逸边吻着边将左手下滑到江姨的桃源洞口,他发现江姨的那儿已经有点湿濡濡的。江姨芳心是又喜又怕,连忙将双腿一夹,不让他有下一部的行动。

「不要啦!啊……请你放手……噢……我是你阿姨啦……不要啦……」

「阿姨你夹着我的手,叫我怎么放手呢……」皇甫逸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继续的轻轻地揉挖着她的桃源春洞,湿濡濡、滑腻腻、揉着、挖着……

江姨本来想挣开皇甫逸的手指,但从他手掌压在阴户上所传出的男性热力,已经使她全身酥麻,浑身无力推拒了!

「啊……好孩子……请你住手……好痒……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江姨刚刚在洗澡时也摸揉过自己的阴核,可是刚刚的快感远没现在强烈,被皇甫逸的手指揉捏得更是酥麻,酸痒难当,其味各异。

「江姨,你里面好紧,夹得我的手指好舒服啊!」皇甫逸说着,手指又往阴户里再深入一些……

「唔……喔……不要……啊……不行……」从江姨的喉间,发出喘息般的呻吟声。想要用理性压抑缀奋的情感,但肉体不听使唤,尤其是这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触感。扭动着身躯、想把双脚靠拢,身体因挣扎而抖动。

这时皇甫逸拉起江姨的手,放在自己的大鸡巴上「阿姨,我这里好涨,帮我弄弄吧」江姨纤纤玉手握着他的大肉柱,入手又烫、又硬。边握边套弄起来。皇甫逸被她这么一弄,开始更加疯狂的吻着她的玉乳,手指也不停的抠弄着江姨的小穴。

江姨只觉玉乳及下身传来一阵阵麻痒,只痒得她芳心砰砰只跳,淫兴大起,只感到浑身恍如千虫万蚁在爬行噬咬似的骚痒遍体,尤其是下身那桃源洞穴中无比的空虚及酥痒,阴液涓涓而流,弄得皇甫逸的手湿糊糊的。她浑身血脉贲张,热血沸腾,宛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口干舌躁。她扶起皇甫逸的头一口含住皇甫逸的舌头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并如饮甘泉美汁般吞食着皇甫逸舌头上及嘴中的津液。皇甫逸被她吸吮得心跳血涌,心旌摇荡,欲火高涨。大鸡巴又被玉手套弄的更为充血硬挺,胀硬得欲爆裂开来。从龟头上传来的一阵酥麻快感,刺激皇甫逸浑身酥麻从喉咙发出兴奋呻吟:

「啊哟……阿……姨你好……好会弄鸡巴啊……好……好舒服……我要你,给我……」皇甫逸再也受不了,他哀求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