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公司的财神爷

公司的财神爷

张明和闵雁雁互相看着,两个人都红着脸,闵雁雁脸上的羞红更甚。 张明心满意足的微眯着眼睛,刚才这短短的性爱带给自己的刺激实在是无与伦比。没敢想之前看着还高傲的闵雁雁居然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举动。 闵雁雁对自己的这种冲动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懊悔,也许是酒精的刺激,也许是这里直接而强烈的野荡气氛,让自己直接而毫无尊严的需索。虽然自己来之前就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计划在自己30岁的生日夜晚来一次出轨,但还是没成想会这么直接。强烈的让自己现在还无法释怀。是继续还是不继续呢?闵雁雁心理游疑不定。 “我先去下卫生间,如果李凯他们回来了,不准你乱说,如果你乖的话姐姐另外有奖赏给你。”闵雁雁对张明娇嗔道。 “好,我知道了。雁姐你去吧,不然一会仔裤全湿了……”张明挤眉弄眼的对闵雁雁调笑道。 看来要好好审一下李凯,这个闵雁雁到底是什么背景,看似和李凯很熟悉,但又有些距离。 满脸大汗的李凯和秦雨进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直喘粗气:“好久没这么运动过了,还真TM的累。”李凯嘟囔着:“要点水喝,喝这酒不解渴。” “怎么样,有什么进展吗?”李凯凑到张明身边咕咚咚灌了一大口水,小瓶的依云直接消失了一大半。 “哪有什么进展啊,你丫也不给我说明一下雁姐的背景,我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丫整个一个超级高手,防护的密不透风。”张明假装的抱怨着。 “嘿嘿,不是哥哥不想告诉你,是人家不让说。告诉你,丫是一大财神爷,这点你知道就行了。”李凯阴阴的笑着。 财神爷?是指哪方面呢?有钱?老公巨有钱?自己是企业家?管国家的钱?财政系统的?银行管信贷的?张明满脑子的疑问。不过是不是财神爷,不论管哪门子的钱,和自己还是有差距。自己不过是个小职员而已,以后再说吧。 张明放下心中的疑问,毕竟自己是来找刺激的,虽然自己钱不多,但是基本够花,这就行了。 闵雁雁施施然的走了进来,脸色已经恢复了平常的冷傲样儿,但在张明看来却眉眼的春情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四人又继续恢复了刚做进来的样子,李凯和秦雨挤在一起嘟囔着不知说些什么,张明和闵雁雁继续玩着筛子。 “对了,你们刚才笑得那个笑话是怎么一回事,还没说呢?”闵雁雁在张明耳边低声问道。 “呵呵,我还以为雁姐你忘了呢。”张明笑道,也同样低声的说:“是因为吉祥的吉这个字,古时候这个吉字的上边部分代表男人的那里,下半部分代表女人的那里,当男人的那里碰到女人的那里,自然两个就祥的一塌糊涂了。” “真的假的?”闵雁雁疑惑。 “向毛主席保证,当然……”张明道“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以前看电视有个主持人这么说的。”这个典故是流传在李凯和张明之间的暗语,两人间用这个词互相调笑。 “不是吧,就这个啊,我还以为什么好笑的呢。”闵雁雁奇怪。 你当然觉得不好笑了,这本是两个暧昧的男人对待一个暧昧的将要搞到手的女人之前或之后的暧昧的调笑而已,张明自然不能把这些心里话说出来。于是岔开话题:“是不怎么好笑,雁姐还玩筛子吗?” “不玩了,你小子看来是个中高手,再玩下去还是输。外面放慢曲了,咱俩出去跳会舞。”闵雁雁提议。 “好。”张明附和着转头对李凯说道:“我们俩出去跳舞了,你们跟着这蜜着吧。” 李凯笑道:“慢慢跳,我们不着急。”末了还给张明抛了个暧昧的眼神。 舞池中灯光灰暗,一对对的男女抱在一起轻摆着,几乎都是在原地晃动,毕竟舞池太小人太多。 张明和闵雁雁在一个角落里舞着,闵雁雁将头靠在张明的脖弯处感受着这个男人的温度,心跳缓慢而有力,有一股子汗味混合的味道时不时地窜进鼻内。闵雁雁从心里叹息,这个小男人啊,还真让自己有点点迷失呢。 张明感受着从脖弯处传来阵阵的鼻息,有点热有点刺激,轻抚着光华的头发,张明有点恍然了。接下去会怎么样呢?是另外选点大战一场还是各回各家?张明对闵雁雁有点无从把握的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在闵雁雁的掌握之中,自己完全无法掌控局面。 这像一场男人和女人的角力,男人和女人都想掌控着局面,不论是谁想控制局面,但都无法改变两人将会因为这短暂的一夜激情而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印象。 “等一下我们先走吧,张明,姐姐奖赏给你一个晚上,我们谁都不要说话,只需要不停的做爱……”闵雁雁柔声的说着,压不住的春情几乎喷薄而出。 “好,那去哪里?你家?我家?酒店?”张明按耐不住心中的狂喜,低声问道。 “就附近找个酒店好了。”闵雁雁低柔的声音几不可闻。放纵一下自己吧,闵雁雁自己安慰着自己,有时候这样的放纵能舒缓心中的那丝寂寞,再高的工作强度也不能压抑心中蠢蠢欲动的春情。 告别了李凯和秦雨,对李凯诧异的眼神抱以得意的一笑,张明携闵雁雁离开了巴那那。 实在不知道选什么酒店,张明就近的选择了海蓝云天对面的神鹿园大酒店,是个三星的酒店,虽然不很起眼,但是房间还不错,够大够干净。 即便是到了酒店,张明还是无法操控局面,本来在张明的预想当中,两个人进了酒店后应该迫不及待的上床开干,没成想闵雁雁先是仔细的把门插好,并挂上安全锁,然后冲进了卫生间自己先去冲洗了。包裹着大浴巾出来还没等张明看仔细,便要求张明去洗干净出来再说。 无奈下,张明只好去洗澡。等张明围着浴巾出来,却看见灯光房间的灯光被调的昏暗,闵雁雁侧坐在沙发上,什么都没有穿,手扶着下巴看着张明。 一阵低柔的北京音乐在屋内淡淡的飘着。 张明内心不觉怦然大动,下体迅速的勃起,把浴巾撑起了一个凸起。 固然有人说稍微遮掩一点的美女比赤裸的美女更诱人,但此刻的张明觉得管它遮着还是裸着,能吃到嘴里的美女才最是诱人。 闵雁雁的皮肤很白嫩,曲线很好,饱满的乳房并没有下垂,依然傲然挺立着,乳头一看就是未曾生产过的女人才有的,艳红艳红的分外显眼。小腹有点赘肉,但不明显,因为坐着的关系起了几道褶皱,在不多的经过修剪的阴毛的映衬下显得有那么几丝的淫荡的味道。 张明轻轻的匍匐在闵雁雁腿前,将头轻轻的靠在闵雁雁的大腿上,慢慢的摩擦着。张明反而不着急了,放弃了急色的想法,知道眼前的女人对待性爱是有种强烈的控制欲,希望性爱按照自己的思路发展,并不是急切的想要男根的插入。 抚摸着眼前男人的头发,有些湿漉漉的,摩擦着自己的大腿反而有点清凉的感觉,闵雁雁赞许的柔弄着男人的头发,另外一支手在张明的肩膀上轻轻划着圆圈。 就这样,许久许久…… 不知不觉,两人站起来,抱在了一起,赤裸的两个酮体紧紧地靠在一起,没有激烈的摩擦,只是紧紧地互相搂着。 张明从脖子上伸过去揽住闵雁雁的後背让她偎在怀里,而闵雁雁则把头枕在了张明脖弯上,两人维持着在巴那那曾有的动作。闵雁雁额前的卷发不时扫著张明的脸,挠得张明心里痒痒的。 勃起的阴茎被夹在了两人腹部,闵雁雁的小腹不时地晃动一下挑逗着粗大的阴茎。 张明侧过头,看着闵雁雁姣好的侧脸,微闭的双眼在似乎显示着主人的惬意。 张明温柔的轻吻着闵雁雁的发边,小巧的耳垂,因为不断压抑的春情而显得分外红润,顺着耳廓向下,张明的舌头滑过,呼出的热气钻进耳内,让闵雁雁舒服的紧紧地用手掴着张明的腰身。 张明的唇滑向了脖子,轻柔的不带欲望,仿佛亲吻着世间美好的事物。 “呀……”闵雁雁终于轻哼出声,慢慢半张开的两片丰盈湿热的红唇,露出了小巧的丁香舌,向张明靠近着。 张明没有急切的把闵雁雁的迎来双唇含进嘴里,反而是用舌尖轻轻舔刮著闵雁雁的唇边,又不时地轻舔着闵雁雁的鼻尖。 闵雁雁的身体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嘴里“嗬……”了一声,使劲挺了挺胸脯,将丰满的胸脯紧紧地顶着张明,嘴里不时地发出“嘶……唔……”的喘息。 终于,张明的舌头伸进两片嘴唇中间,在口腔内慢慢的搅拌着,张明和闵雁雁的舌缠绕在了一起。 闵雁雁嘴里“唔唔”地哼著,口鼻喷出热烈的气息,两手在张明的后背不停的上下滑动。 张明强忍著下身的快感,用唇舌和闵雁雁深深的吻着,一支手腾出来抚上了闵雁雁挺翘的乳房,指尖飞快地拨动着已经发硬矗立的乳头。 “嗬……”再次呼了一口热气,闵雁雁伸手握住了张明顶着自己小腹阴茎,包皮翻开来龟头露出了粉嫩,闵雁雁紧紧地握住,一点点推着张明,直到张明仰躺在床上。 闵雁雁紧跟着扑压在张明身上,两人的唇舌再次绞缠在了一起。闵雁雁扭动着腰肢,摩擦着。 张明终于忍耐不住,想要翻起身来,但是刚要有翻身的意思,却被闵雁雁按住,闵雁雁伸出一根手指压在了张明的唇上:“嘘……”,示意张明不要着急。 爬上张明的身体,闵雁雁坐在了张明的胸部,用湿滑的阴部在张明的胸前滑着圈,不时地在张明胸前留下湿渍的痕迹。 张明知道,闵雁雁希望自己吻她的阴户,于是将闵雁雁的丰满的臀部一托,凑到了自己的脸前,一股女性特有的淫糜滋味透鼻传来。 闵雁雁的阴部有些暗红色,但阴唇两边和肛门四周的阴毛都剪裁掉了,显得很干净,阴唇上部的毛发剪裁成了一个小小的长方形,湿润的水渍和微微裂开的阴道口在张明眼前晃动。 张明从闵雁雁的大腿上绕过两手,拨开了阴唇,显露出闵雁雁的阴蒂,充血的阴蒂直凸凸的,张明心里暗笑,你还真是比较热衷于性爱的女人啊。张明不记得什么时候在哪里看到,阴蒂大的女人一般性欲比较旺盛。而大多数的中国女人阴蒂都不是特别明显,要仔细看才能看得清楚。 而闵雁雁的阴蒂却很明显而且在性欲勃发的时候显得分外大,张明的舌尖终于快速拨动起闵雁雁的阴蒂。 “哦……”闵雁雁长长地出了口气,双腿腿弯使劲夹了夹张明结实的胸腹,双手抓紧了张明的头发。 一波一波的快感从阴蒂处清晰的传来,张明的舌头很有技巧,时快时慢的刺激着,两手也沾湿了淫液在大阴唇边上摸搓着,闵雁雁感觉到一股力量要在体内爆炸,阴蒂的不间断刺激是一种很难受却又不能抗拒的诱惑,那种仿佛一千只猫爪在挠抓着心里最痒的部分。 “啊……再快点……”闵雁雁哼喘声不断加大,臀部也不自禁的快速摆动,仿佛向张明展示着自己不可遏制的欲望。 舌头累了,张明换上了指尖,两个指头压住阴蒂快速的抖动起来,随着闵雁雁的反应不时调整着速度。 “啊……嗬嗬……嘶……”闵雁雁的双腿猛的夹紧了,胯部一抖抖起来,一股混浊的白色液体流了出来,身子绵软的仰躺在了张明身上,高潮了。 张明满意的看着面前流淌着淫欲的女体,那一歙一合的阴门仿佛向自己阐述着这身体的主人是多么的快乐。 “嘶……喔……”张明感到有一丝软化的阴茎被一个温暖湿润的部位包裹了起来,闵雁雁的唇吞没了张明。 从张明身体侧滑到一边,闵雁雁感觉到身体内的一股子欲望在稍微倾泻一部分后反而更加的膨胀了,看着有些软化的阴茎,便毫不犹豫地吞吃了起来。 感受着闵雁雁的唇技,熟女确实厉害,张明不犹得感慨,甚至比源源的桑拿女也不逞多让,甚至还有深喉的动作,让张明感叹这个圣诞夜晚实在是太爽了。 张明慢慢地上下掀动屁股,带动阴茎从慢到快在闵雁雁嘴里抽插着,闵雁雁也配合得裹紧了嘴唇,努力克制着自己,随著张明动作熟练的一边配合,一边用另外一支手抚摸着张明的阴囊,身体也不由自主地跨上了张明,将湿热的阴部再次凑向张明。 随着闵雁雁再次的一个深喉,张明按耐了半天的强烈欲望遏制不住了,猛地一个翻身将闵雁雁紧紧按压在身下,扶住阴茎狠狠地刺入了闵雁雁的湿滑无比的阴道。 张明伸出两臂紧紧地把闵雁雁上身搂在胸前,嘴唇和舌尖在闵雁雁耳框来回的吻舔着,闵雁雁则紧闭着双眼,晃动着肩膀,把两颗丰挺的乳房在张明胸脯上乱蹭。张明弓起腰臀,前後摆动下腹向闵雁雁快速的冲击着。频率快而力量足,每一下都是一插到底。 “呀……”闵雁雁发出了满足的哼叫,虽然每次顶到子宫口有点不舒服的异样感觉,但势大力沉的抽插还是带给自己了强烈的感受。 因为充分的湿润,两人的结合处发出了“噗噗”的声响,分外的淫靡。 闵雁雁的腿被张明高高的举起搭在了肩膀上,臀部因为向上的拉伸而离开了创面翘了起来,使得张明的每次插入都异常的深,让闵雁雁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被占有的异样感觉。只有这样年轻的小伙子才能做这样长时间的有力的抽插。 这是一个淫乱无比的夜晚,两个人不知疲倦的做了有5次,从床上到沙发上,在到地上,卫生间里,到处都留下了两人淫乱的痕迹,而张明到最后三次已经分明的感觉到阴茎的疼痛,龟头的敏感度不断的降低,但每每在闵雁雁的刺激下又恢复雄风,闵雁雁不断催促着张明快一点快一点,似乎经过这一晚自己将不会再做了一般。 闵雁雁奇怪自己不断索取的行为,虽然阴部因为过度的摩擦有些红肿,做来不完全是快感,甚至有一丝丝的疼痛,但张明有力的抽插还是让自己不断的去挑逗他,让他的坚硬充实着自己。 直到凌晨,两人实在疲累的无法再做下去,相拥着昏昏睡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