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与导游阿姨的真实经验(40-42)作者:等人游戏

与导游阿姨的真实经验(40-42)作者:等人游戏

字数:20486

前文:

只见妮可身穿紧身薄透的棉质白T,因为完全贴身,因此让她曲线毕露,加上妮可洗完澡之后,就没再穿胸罩了,两粒F罩杯火箭筒巨乳,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往前发射着,坚挺Q弹并且剧烈摇晃,乳头可能因为兴奋的关系,高高站立了起来,两个五十元硬币大的乳晕,清晰可见。

这还不够猛,更猛的是下半身,因为根本没有下半身了。是的,妮可下半身只穿了件缎面淡紫色黑圆点的丁字裤,就什么都没穿了。而她就那样从浴室走了进来,虽然浴室只在房间不远的几公尺隔壁,但要那样在走廊上走上十几步仍需要很大勇气的。

「挖,原来尺度可以这么大欧,那我就不用担心了,原本还怕太露勒」,导游阿姨回神过来,若无其事地笑着说道。

妮可故作咬牙切齿状,一副要审问我的样子,哈,被发现了,刚在妮可装衣物的脸盆里,我顺手把她原本要带进浴室去换的棉短裤抽掉了。穿了也差不多拉,那么短那么薄的裤子,分明就是要露给人家看的,与其这样偷来暗去,不如一次大放送算了。

「换我了,外面应该没什么人了吧?不然我这年纪出现在这里好像怪怪的?」

导游阿姨有点小担心地问。

原来她不是担心被看见,而是她的年纪,唉,女人。

「没人了啦,刚我洗好只剩下一个学长还待在浴室,是认识的,不用担心,搞不好你去他也已经走了」,妮可说着。

「哈哈,一晚被吓两次,我看那学长要收惊欧」,导游阿姨说着一边开门出去。

「喂,不要把他榨乾欧,留一点给姊姊我欧」,导游阿姨又探头进来补充说道,然后跟妮可赛一下目尾走出去。

「是不是你偷拿我的裤子?」,导游阿姨一走,妮可就逼问我。

「挖,你真够敢的,要不要以后都这样穿阿」,我笑着把她拉了过来,一把抓上她露在丁字裤外的两片丰臀。

「看我敢不敢,以后我就不穿了,不要吃醋欧,发生什么我可不管」,妮可挑战到。

「有被看到吗?不会故意制造机会被看吧?」我问妮可。

「我看是你制造的吧?你那学长从头到尾一直在那里洗衣服,明明旁边有洗衣机不用,拼命用手洗,是怎样阿?我等了十几分钟,就是不走,最后我不管了,就走出来了」,妮可呛道。

我听着听着一根肉棒子已经挺立了起来,把头埋进妮可雄伟的双峰里,隔着棉质衣服,享受峡谷的深度。

妮可也注意到我的凶器有了反应,可是装作不在意,继续说着。

--------------------------------------------------------------------------------------

妮可走到浴室就发现不对,怎么好像没带到裤子?此时浴室烟雾缭绕,每间浴室都刚刚使用过,热气蒸腾。不过已经没什么人了,她只看到学长在那里拿着洗衣板,搓洗着衣服。

「学长好,怎么这么晚在这里洗衣服阿,不是有洗衣机吗?」,妮可打招呼道。

「咦,欧,今晚你过来欧,没有拉,一些内衣裤,用手洗比较好」,学长漫不经心地回答。

「挖,学长是新好男人勒,帮学姊洗内衣欧?」妮可看见脸盆里有鲜艳的胸罩。

「哈哈,男人真命苦,还要帮女朋友洗衣服」,脸盆里其实什么都有,但都是内衣裤没错,想来是临时一抓,没有特别挑过的,学长假装搓搓揉揉。没想到这临时一抓,抓到了女朋友的胸罩,还给他抓到了好运道。

「哈,学长真可爱,不会拉,会做家事的男人最好了。不然乾脆我的内衣也请学长帮忙洗一洗好了?不然等一下我还要自己在这里搓搓弄弄,被人看到好像也不太好。我今天没流什么汗,顺便泡一泡沖一沖就可以」,妮可玩心一起,故意试探道。

「这样欧,也可以阿,没关系,反正我女朋友这里也有三四件,一起洗一洗好了,我等一下就可以拿给你」,学长故做镇定,其实双手发抖,心脏都快吐出来了。

「那我进去洗,脱掉后再拿给你」,妮可本来打算直接脱下来,但最后决定先进去浴室,脱掉衣服与胸罩,再拿给学长。他想让学长离开洗手台,看看他走路的样子。哈。

「没关系,你弄好了再跟我说,我过去拿」,学长说着。

只见妮可进去一间浴室,刚好选在洗手台大片长镜的对面,也就是说,学长从镜子的反射,就可以直接看到妮可浴室的动静。妮可也只微微掩上门,然后就是脱衣服的沙沙声响。

「学长在这里,麻烦你了,我洗澡大概都会半小时左右,你假如先洗好了,就先拿给我没关系」,妮可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浴室门。

只见妮可手里拿着当场脱下来的胸罩,一件水蓝色的蕾丝胸罩,把门打开一半,用一只手护着胸,但妮可的奶子那么大,一只手根本不可能完全遮的住,不遮还好,一遮手一压,更显出双峰的雄伟,妮可只能遮住重点的乳晕部位,其他的东西南北半球通通管不着了,让它尽情裸现。

学长走来时裤档已经高高搭起了帐棚,为了掩饰,还小心一拐一拐地走着,等他看见妮可几乎全裸(虽然掩身在门后),只以单手护胸的画面,完全是目瞪口呆,整个人失去了神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妮可用另一只手把胸罩递给学长,学长下意识地接过来,然后妮可嫣然一笑,一个闪身,随即关上了门。打开水龙头,一时蒸汽瀰漫,水声哗哗。

其实刚刚妮可把胸罩递给学长时,也故意顺便把同款式的水蓝色蕾丝内裤递给了他。因为不好意思直接要求人家洗内裤,加上想使坏就使坏个透底,索性把整个胸罩、内裤都给他了。幸好学长虽是研究所,但年龄也只有二十五、六岁,应该不至於脑中风,死在洗手台上吧。

妮可关上了门,什么都看不见,也就不管那么多了,好好享受她的莲蓬头,一下子沐浴乳香味瀰漫整间浴室,她只听见学长刷刷刷的洗衣板声,还有哗啦哗啦的泡水沖水声,在此过程中,有时会突然完全静止毫无声音,妮可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继续搓揉她完美到几近危险的身躯。

-------------------------------------------------------------------------------------

「他一定拿着你的胸罩在打手枪,干,你这骚货,这下我亏大了」,我假装吃醋,整根肉棒怒气升腾,快要把天花板顶破。

「什么亏大了阿?该不会你们交换什么条件吧?老实说无罪欧,不要被我抓到,饶不了你」,妮可把丁字裤掰到一边,横跨在我腰上,用小穴轻轻磨着我愤怒的肉棒。淫液闪亮,不知道是她的还是我的,已经溢湿了整片跨下。

「没有拉,他那女朋友学姊不是胸部也很大吗?他给我看过几次她的胸罩,没想到你把胸罩直接亲手交给别人洗了,还几乎全裸勒,靠,我亏大了,下次要回来」,我渐渐知道妮可根本不会在意这种事情,就不加掩饰地全盘拖出。

「哈哈,你这么容易收买欧,人家一件小小的内衣就让你把老婆出卖了,那你等一下会气死,最好是能够上到那学姊,不然你亏大了」,妮可忽快忽慢、忽强忽弱地说着,然后把腰一沈,让我带着钢盔般雄壮的龟头没入小穴,但又不让它尽根没入,始终只是让龟头在小穴间浅浅地出出入入,她开始轻声叫起来,我感到马眼一阵又一阵的舒爽酸麻。

-------------------------------------------------------------------------------------

学长还在泡水沖水,看来是不打算离开了。妮可已经洗了半小时,都快搓下一层皮了,她擦乾了身体,确定真的没有带到裤子。妮可当然不是省油的灯,一转念就想到是我搞的鬼。

「好阿,你要老婆被视奸,老娘还怕你们阿」,妮可心想,决定豁出去了。

「学长,辛苦你了,还没洗好吗?我洗好了耶」,妮可从浴室里说道。

「欧,差不多了,我拧乾就好,刚刚好,你出来刚好可以还你」,不知为什么,学长声音有点发颤。

只见妮可打开浴室铝门,走了出来。第一眼学长是从长镜的反射里看见妮可,没什么清楚的印象,他转过身来,打算向妮可说话时,整个人突然被雷击中一般,差一点昏死过去。

他看见的就是我和导游阿姨看见的画面,妮可身穿紧身薄透棉质白T,把一对大奶托的高耸又尖挺。更养眼的是,那两轮乳晕清晰可见,在胸前直瞪着,像是两粒大眼睛。

更让人崩溃的是下半身,全裸,单穿一件缎面紫色黑圆点丁字裤,当时妮可正面走来,学长还不知那是丁字裤,只觉得两旁的裤带子又窄又细,非常性感。

他用尽所有的理智,把自己稳定住,才能以上牙不断微微敲击下牙的扣扣声响,跟妮可说话。

「学长,口水都要滴到地上了啦,你这样学姊会生气欧」,妮可调皮地提醒着。

「欧殴,没事没事,呵不会拉,你好性感太性感了好性感」,学长死瞪着妮可,片刻不离,语无伦次。

「下次有机会再请你帮忙,不过接下来没办法帮你,你赶快自己处理一下吧,哈」,妮可看着学长高高翘起的裤档,直接说破。

「你们阿,男人都是色狼」,妮可转身之前,竟用手指轻轻弹了学长的屌一下。

「欧嘶﹏」,学长差一点射出来。

正当他差一点射出来时,妮可正好转身,没想到成为最后一根压垮骆驼的稻草。妮可转身,彻底把丁字裤展现出来,一片美臀,大放光明。

那圆滚滚的屁肉,像一大颗水蜜桃直捧着而来。

学长原本没发现妮可穿了丁字裤,原以为已经卯死了,没想到这一转身,又是一惊、又是一吓、又是一喜、又是一嗨,竟然真的忍不住,喷射了出来。

--------------------------------------------------------------------------------------

「你最好看到他射了」,妮可说的忘我,我怀疑她加油添醋。

这骚货有时讲着讲着会突然发起浪来,她实在享受这种被偷窥、被奸视、甚至是被玩弄的快感,趁她迷情之时,我把她的屁股一扣,我的腰往上一顶,一根热辣辣的肉棒终於尽根而入。

「阿﹏﹏」,妮可没有心理准备突然被插入,高叫了一声。

然后紧咬嘴巴,我不让她叫得太大声(毕竟已经十一点多了),一连串顶了她一分钟,好好惩罚她这副骚样。

「真的射了拉,爽成这样还不射,你对你老婆这么没信心欧,整片屁股都送给人家看光光了,还穿那么性感的丁字裤,最好学姊有这么重鹹拉」,妮可皱着眉头开始享受,哼哼唉唉的边说边叫春,细细的、缠绵不断的叫着。

「我都看到他发抖了,一直抽一直抽,腰还一下子弯下来,明明就是射了满裤子都是」,妮可边说边把腰往后沉到最深,让我的肉棒直顶到她花心的最深处。

「你这个贱货,不要怪我去干人家的女朋友欧,这次不讨回来,我变乌龟了」,我忿忿地说着,妮可开始把屁股当石臼,深深磨着我的龟头,一副就是要把我挤出来的样子。

「你干的到就去干阿,不过你最好够猛,我要的时候不要给我软掉。」,妮可听到我要去干学姊,更加兴奋了起来。

「想要我也被学长干吗?我可以让他干,干给你看,你忍的住吗?」,因为不能放声叫床的关系,妮可的表情又爽、又像在哭。

「肏死你这只母狗,以后我叫你给谁干你就等着把屁股翘高,听到没有?」,我发号施令,带着微微的怒意,更多的兴奋。

「好,好,欧殴殴,我当你的母狗,所有人的母狗,只要把我干死,让我爽死谁来干都好,啊啊啊,我不行了,要泄出来了,我想叫啦,我要叫啦,好不好啦,我会死掉、会死掉拉,咿咿咿咿啊啊啊啊」,妮可失神胡言乱语。

⊥在这瞬间,妮可神智不清的瞬间,即将冲上高潮的瞬间,门被打开了。

当然是导游阿姨走了进来,妮可一个惊吓,没准备好,我也没注意到要闷住她的嘴,突然她抵达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这是她之后说的),连续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欧欧殴殴殴」,妮可放声叫起春来,接着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持续浪叫。就在我惊慌失措之时,导游阿姨一个箭步冲过来,摀住了妮可的嘴巴。

妮可享受着高潮,全身抽搐发抖,持续了将近半分钟。泄的我满腿都是水亮亮的淫汁。

「不是要你别榨乾他吗,姊姊我忍很久了勒」,导游阿姨对妮可笑道。

「你不准给我射出来欧,最少要撑过五分钟」,导游阿姨转而对我命令道。

妮可已经回过神来,把卫冕者宝座让了出来,双脚微微发软地走到桌旁,背倚桌子斜靠着,抽出卫生纸擦小穴。

这时我们才看见导游阿姨的穿着,比起妮可,她也毫不逊色(我准备好明天搬离宿舍的准备了,干,真太夸张了,制服店吧)。只见导游阿姨穿着黑色全透明薄纱性感内衣,上衣只能勉强盖到屁股,里头真空,没穿胸罩,一对E奶无遮无掩完全撒迷思地大放送。导游阿姨就这样从浴室走回来,如果途中遇见任何一个人,大概都会引起麻烦事。

下半身与妮可相同,也只穿了一件同款黑色薄纱全透明的丁字裤,因为是全透明,所以阴毛清晰可见。说起来导游阿姨根本就是全裸,妮可还算保守了。

当妮可一离开卫冕者宝座,导游阿姨讲了两句话,妮可抽卫生纸这些动作发生几秒钟不到的时间,导游阿姨已经接着坐了上来。她把丁字裤拨往一边,我的整根肉棒都还是妮可的淫水,刚好水亮光滑,导游阿姨自己也湿的不像话,大概没有这种经验,也觉得异常刺激吧。她选择了背对着我的姿势,把屁股高高翘起,对准我快涨裂的肉棒,手一扶,便把肉棒完全吞没了。

「欧﹏嘶﹏欧﹏」,导游阿姨发出又深又沉的声音,不断往回看,尽情享受这根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恶汉。

眼前风景真是美好,因为导游阿姨背对我骑乘的关系,她的腰的曲线、配合着丰满的屁肉,一上一下一前一后,时快时慢地抽插着,这绝对是最艰难的考验,我得拼命忍住,甚至默念心经,才不会一泄千里。

妮可的情欲又被挑起,不愧是一架战斗型飞机。她过来跪在导游阿姨前面,把导游阿姨的衣服全部脱掉,自己也把紧身白T往上一掀,丢在床上,弹出了火箭筒型的木兰大飞弹,导游阿姨可能也是第一次看到(后来我知道并非如此),发出讚叹。

「你的胸部真的好漂亮,把我比下去了啦」,导游阿姨一边享受抽插,还可以一边真心地讚美道。

「哈,芬姊的胸部也很性感,超大超浑圆,一点都没有下垂欧」,妮可说着就捧起了导游阿姨一边的奶子,嘴巴含了上去,开始舔弄她的乳头。

「欧殴殴﹏撕﹏告送﹏,你想射在哪里?」导游阿姨突然问我。

「刚刚我已经来过一次了,给芬姊好了」,妮可把导游阿姨舔到频频失神。

「你技巧好厉害,怎么这么会舔,好爽,会来,会来,快快,快来了」,导游阿姨加快速度说道。

只见妮可把导游阿姨的一对E奶亲的滋滋作响,一边用舌头刷弄还一边用双手晃动搓揉,把一对胸部柔捏成各种形状,感觉又水嫩又Q弹。

「用力顶,快,她快来了,不要停,用力顶,顶死她,快」,妮可突然下指令道。

一直坐着不好施力,我一脚站起,抓紧导游阿姨的屁股,把她直接推到衣橱旁边,让她扶着衣橱门板,双脚打开成站立式,开始一连串从后面肏她。

妮可则在旁边与导游阿姨开始喇舌,亲的缠绵悱恻,四片嫩唇,让我也好想加入,但妮可说不要停,死命抽送,看她经验这么丰富,我也提气运功,开始狂抽猛送。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导游阿姨虽然与妮可亲吻,但忍不住阵阵高潮不断进逼而来,开始浪叫,妮可赶紧把她的嘴巴摀住,「用力,不要停,一定要干到她昏死过去」,妮可在旁加油呐喊。

我快马加鞭,一路抽下去。

只见导游阿姨不断摇头,痛苦不堪,妮可把手稍微松开一点。

「不行﹏﹏,不行﹏﹏,会死﹏掉,真的会被﹏干死掉啦﹏﹏」,为了压低声音,导游阿姨声音明显变形,变得尖锐又模糊,咿咿呜呜,不知在讲些什么。

「啊欧、啊欧、啊、啊、阿﹏﹏,欧、殴、殴、欧、啊啊、啊啊阿﹏﹏」,一个不小心,导游阿姨突然压抑不住,叫床声音响彻云霄。

我吓到,妮可马上摀住导游阿姨嘴巴,稍微减缓攻势。

「不准停没听到欧,叫几声出来没关系啦,你撞这么大声隔壁也一定听见了,我也不是没叫给他们听过。」妮可微怒道。

「快点,继续,听到没,用力干不要停,再撑个一分钟,她就会被你干死了」,妮可又是期待、又是严肃、又是凶狠、又是兴奋地说着。

我决定豁出去了,什么都不管,持续而规律的快速抽插震动,每一下都撞的

导游阿姨的屁肉啪啪作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导游阿姨拼命摇头,拼命挣扎。此时导游阿姨呈现后背式,我把她的双手后拉反扣死,使她整个人腾空屈站着(她双腿成X型,已经完全腿软了),两粒巨乳往前喷出,嘴巴被妮可仅仅摀住,到最后开始哭了起来。双脚也一直发软,屈腿要跪了下去,我不断反扣她的双手,妮可也帮忙顶着她的身体,不断让她重新站好。

「来了来了,抽下去,她一直在高潮,已经好几分钟了,不要停,用力鞭下去,你撑不咨以射出来没关系,她快晕过去了」,妮可做着最后的指导。

「阿啊阿阿阿,不要不要,会死掉会死掉,干,真的会被你们干死拉﹏﹏,啊阿阿阿阿﹏﹏﹏﹏会被干死会被干死拉﹏﹏啊阿啊阿阿阿﹏﹏」,导游阿姨突然用力扯头,嘴巴睁开妮可的双手,哀嚎出来。

干,不管了,我们都豁出去了,就叫吧,我不顾一切的发狠干,死命干,抽的导游阿姨死去活来,又撑了最后三十秒,我紧缩的屁眼一松,精门一放,闷哼了几声,把腰往前顶到最深,在导游阿姨肉穴里整个喷射出来;导游阿姨哭的不成人样,拼命摇头,估计已经神智不清,整个人像被电击一样,一直发抖抽搐。

「好,再狠狠撞她个几下,抽出来,快快,直接快速抽出来」,妮可叫道。

虽然已经射了,但屌还是硬的不像话,我又狠很抽了导游阿姨十几下,然后把肉棒往后一抽,没想到惊人的事情发生了,我真的完全被吓呆。只见在我把肉棒抽出来的那一瞬间,导游阿姨喷出了水柱般的东西,喷的又急又猛,水量超大,像是从消防栓直接喷发出来一样。

导游阿姨潮吹了。

一次喷发过后,又喷发了几次小的,然后她整个人倒在地上,大口喘气,全身发抖不断抽搐,好像没了意识,但又没有完全昏死过去,表情满足,像是来到了天国,眼里尽是幸福的模样,我没见过一个女人有过这种表情。

只见妮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脚站着,把另一只脚直接跨到了桌上,小穴大开,自己正疯狂地自慰,磨着豆子,拨弄着大小阴唇,双眼微微紧闭,就在她叫我抽出来那一瞬间,导游阿姨潮吹那一瞬间,她自己则浪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次完全没有遮掩,不顾死活,不管已是半夜十二点了,那叫声从四楼房间发出,绝对连一楼中庭夜晚偷偷幽会的狗男女都听的一清二楚。

妮可自己也来了第二次,据她事后说,她的爽度不比导游阿姨来的小。

(41)

妮可跌在桌旁,抽抽咽咽的,导游阿姨瘫坐地上,像是晕死了过去一样,满脸潮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陷入无意识状态。

我看地上整片都是导游阿姨喷射出来的水,有点吓到。上次在垦丁,妮可也被搞到潮吹,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潮吹,可是当时是在浴室,不觉得那么震撼。

现在房间地上湿成一片,因为空间狭小的关系,我桌上的物品也被导游阿姨喷的到处都是,幸好没什么味道,但竟一时不知如何收拾。

「真的会被你们玩死,妹妹啊,我真的差点死掉,喂,你常这样干人家哦。」

导游阿姨看了我一眼,精疲力尽说着。

「芬姊身经百战,怎么可能这样就受不了」,妮可笑道。

「你们年轻的真的很敢,我第一次喷耶,我不知道原来我会喷,也没看过阿玉射过,刚全身都在痉挛,真的以为会昏昏死」,导游阿姨似乎意犹未尽。

我像行屍走肉一样,脑子完全无法思考,随手抓了内裤打着赤膊就走出房门,打算拧条毛巾来给她们擦擦身体,三人全身都是湿的,已经分不清是汗液还是爱液了。

拧到一半,突然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心跳加速,无比紧张。想说现在也还不至太晚,是不是刚刚真的叫太大声,要被关切了?

急急转头一看,干您娘勒!

妮可和导游阿姨两人全裸!真的全裸!从头到脚一丝不挂,就这样走来浴室。

对我扮了个恶作剧的鬼脸,两人快速闪进同一间浴室,开始沖水。

您娘勒,真的要害死我就对了,弄不好真的会被退宿,搞不好还上报纸,我还要做人勒!

不管她们,我又回到房里,用拧来的毛巾擦乾了身子,便瘫坐在床上,静听宿舍里的一举一动。

〔悄悄的。只有隔壁浴室的沖水声。隔壁几房的假如知道,里头现在是两个裸女正在沖澡,不知道会怎样?

胡思乱想间,水声停了,门被打开,妮可和导游阿姨全身湿淋淋地回来,我把毛巾丢给她们,她们一直笑一直笑,像个快乐的小女孩。

那晚我左右各抱着一只母狗(这是她们两个以后对自己的称呼),昏昏沉沉,搞不清楚是幻梦、还是现实,觉得自己的人生进入了另一个阶段,很难说明,妮可和导游阿姨也有同感,我们三人,被紧紧绑在一起了。她们共同握着我的肉棒,我把头深深埋入两人胸前巨大的峰谷里面。

「妮可,会不会吃醋啊?让我也当他的母狗」,导游阿姨笑问。

「不会啦,本来就是我后来才加入的,我还要叫你姊姊呢」,妮可真心且大方地说道。

「喂,你有我们这两只母狗了,体力要养好啊,最近有在健身喔,肌肉愈来愈大块,下面也愈来愈厉害了」,导游阿姨心满意足地讚美道。

「妮可有在上健身房,我只好也去,不然啊,这么辣,管不住啦。」,我故作哀怜道。

「妮可,帮我也报名吧,难怪身材这么好,连我看到这样的身材都要流鼻血了,我也要来练一练,不然哪天被抛弃了。」导游阿姨故意瞪了我一眼地说。

「哈哈,好啊好啊,我认识里面的教练,下次再带芬姊一起去。芬姊身材也超好,最爽的还是这个人啦,会不会玩死在床上啊,哈哈」,妮可戳着我的脸消遣道。

「你有两只母狗了,也知道我们都不只跟你上过床,心胸要放大一点喔。」

导游阿姨似乎意有所指。

妮可不答腔,像是有隐情,怪怪的。

「我有什么小气的,妮可跟阿志做过,你也被阿志上过,直接说开吧,阿姨你和萍玉阿姨联谊的经验这么丰富,妮可也直接表明了她是个肉食女,我假如真的不能接受,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开心的在一起啊。」我真的超级坦然,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

什么是爱呢?当你去想它的时候,爱变得非常地複杂;性不一样,一次高潮就是一次高潮,而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里,似乎也有爱了。

那是我当时心里的想法,而且影响我至深,这两个女人,真是地狱派来的恶魔教师啊。

「那天我和妮可和林老闆聊得很开心,妮可在国外待过,外语能力又那么好,林老闆讚不绝口,想叫她去公司,当他贴身秘书,处理大小事情。我今天带妮可过去打招呼了,非常顺利,你不会反对吧?」,导游阿姨半是轻松、半是试探地问。

「贴身秘书?」靠夭,听起来就是要被搞的感觉。

「我知道妮可一直想做这一行,也知道一定很有发展。假如妮可也OK,我当然没意见阿。只是搞成这样,干,感觉我好像乌龟勒,贴身秘书,不是摆明了就是要去被搞的吗?」,我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哈哈,吃醋了吃醋了,还说大方勒、还说不小气勒,现在是在气什么?」

,导游阿姨挑战我。

「不是阿,你们跟谁玩我没意见,不过这样好像是用身体去换工作,而且还要我答应,这有点奇怪吧?」我表明我的立场。

「真的生气啰?这么在乎我喔?嘻嘻,人家都已经当你的母狗了,屁眼还是你的专属,还担心什么啊?」妮可撒娇道。

「而且有芬姊在,她会帮我啊,我们两只母狗虽然爱玩,可是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是你的了。你要去干别的女人都没有关系,就算你要我们被别人干,只要你开心,我们也会乐得配合陪你玩,你不想玩更刺激的吗?」妮可似乎话中有话。

「该不会今天去林老闆那边面试,你们已经一起伺候他了吧?被上一次?还是不止一次?」我有点急着问,有点吃醋,但更多的竟是期待。

************

那天一早,导游阿姨就过来接妮可,这已是第二次去林老闆那里了,上次只是简单打声招呼,刚好遇到林老闆有客户,虽没多说什么,其实已经大致敲定了(大概连太监都会乐得答应吧,更何况是林老闆这种老玩咖)。

约好这次详谈,顺便跟妮可讲一下工作时间、内容还有方式,导游阿姨把店面关了,休息一天,专程上来带妮可去跟林老闆正式「面试」。

车子在一间摩登大楼地下室停了下来,这里是综合办公大楼,林老闆公司也位於其中。办公室颇有规模,坐办公室的员工就有十几个人,工厂位於其他地方,听说规模更是广大,在大陆那里也有开设,也有接单,也有生意,现在甚至想拓展海外市场,因此特别需要妮可这种直接可以外语沟通的人。

妮可想说第一次正式面试,还是应该庄重一点好,穿了件淡紫色条纹衬衫,却在衬衫里搭了件深色胸罩,除了胸型一览无遗之外,因为这件衬衫非常薄透,连胸罩的花纹款式几乎都清晰可见(现在是怎样?),明明想呈现端庄之态,没想到更显得性感骚浪。下半身理所当然搭配黑色合身窄裙,没穿丝袜,脚踩一双黑色红底高跟鞋。整体看来,像个百货公司柜姐,或是银行行员。

导游阿姨一看就笑了,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那笑容之后显得意味深长。

车子停好,导游阿姨一下车,妮可是吓了一跳。虽然已经有心里准备,大概知道导游阿姨与林老闆的关系,也对於这份工作「内容」大致心里有个底,但还是被导游阿姨的打扮小歇了一下。

只见导游阿姨上半身简单套了件极薄的深蓝色无花样的螺纹上衣,领口开的极大极低,这种质料非常贴身,把她的一对E罩杯巨乳衬托的更挺更大,在视觉上直逼F罩杯的尺寸。胸罩有些蕾丝花样,但看不清楚是什么颜色与款式。但妮可却马上知道了,因为导游阿姨下半身的穿着,才是重点。

导游阿姨下半身穿了件包臀窄裙,白色底,上头压有淡粉红、淡绿色、淡蓝色、淡黑色等等,各式各样的大花纹案,因为是淡色系的关系,整体显得非常青春活泼,而且上、下半身的颜色恰成强烈对比,非常显眼。

但重点在於这件包臀窄裙的紧度和长度,或许是因为导游阿姨臀肉丰满浑圆的关系,裙子显得异常的紧,将她的臀围狠很地突出,一整个非常色情。加上那短的不能再短的裙长,是的,真的不能再短了,因为直接贴齐屁肉的微笑曲线下缘,也就是导游阿姨一走动、一有任何动作,整个就是曝光,她Q弹白晰的屁股下缘正不断露出,特别是上楼梯、稍稍抬脚、或是从车里座位出来那一刻,她的丁字裤便会大大方方地、清清楚楚地露出。

那是一条深紫色的蕾丝丁字裤,紧紧包裹着导游阿姨肥嫩的小穴,妮可会看的那么清楚,正是导游阿姨下车时,绕到车的后座位弯身要去拿包包,正是这大大一弯,裙子整件往上紧缩,一件紫色蕾丝丁字裤赫然展现眼前,因为正对着导游阿姨的屁股,妮可看到陷入屁缝的丁字裤,包裹着她的大阴唇,肥厚地隆起,像一座小小的山丘。

妮可装作若无其事。

「好性感阿,芬姊,连我这个女人,视线都离不开你身上了。」妮可真心讚美道。

「真的吗?这样还好吧?你那天看到的那个萍玉阿姨才夸张好不好,我今天还有穿胸罩勒,她连胸罩都不穿的,每次都让林老闆看到流鼻血,还有给那些男员工超级福利。」导游阿姨边走边说。

妮可正是因为从丁字裤的颜色款式,推断大概胸罩也是深紫色蕾丝的整套穿着。她们边说边笑,坐上电梯,很快地便来到城市的半空中,踏进公司,所有人似乎都对导游阿姨非常熟悉,并没有特别反应,但因为导游阿姨的穿着,仍然引起了一阵骚动,但很快也就平息了,大概也习惯了吧。

妮可甚至感觉到,比起导游阿姨来,这些员工似乎正对着她议论纷纷,对她感到无比的兴趣。但导游阿姨完全不管这些,带着妮可,直接就走进了林老闆专属的个人办公室。此时正好是下午两点半。

(待续)

妮可对林老闆办公室第一眼的印象与想像中有点落差,原以为会非常气派,充满现代化的设计感,没想到刚好相反,空间并不是很大,只摆着简单的一张大办公桌,还有一套沙发桌椅,还有一间个人的卫哉间,除此之外,并没有看到「秘书」工作的地方。

印象更强烈的,是林老闆办公室的沙发座椅后面的墙面上,挂着一大幅的高山流水图,进门的斜对角站立着一个大甕(应该是聚宝盆吧),桌上还摆着两只貔貅,一整个风格就是非常的俗气,妮可转而一想,这也算是与他的企业形象相符,林老闆本来就是传统产业的大亨。

倒是林老闆桌子的左手边,是一整片的落地窗玻璃,在这么高的楼层,可以眺望整个城市的美景,让妮可一下子兴奋无比,对着窗外的美景讚叹不已。

「哈哈,你以后就可以每天看到拉,晚上来看更漂亮欧,很浪漫又有情调」,林老闆豪爽地说道。

导游阿姨一听就听出了话中有话,妮可慢了不到一秒,也听出了端倪。

「唉哟林老闆阿,妮可以后跟着你有得学了啦,你可不要偷藏步勒,好好栽培一下阮这个妹仔」,导游阿姨开口随意聊到。

「那有什么问题,妮可能力这么强,我还要靠她勒,以后帮我安排行程、跟国外那些大咖的客户联络,少了这个翻译机,我连话都讲不出来勒」,林老闆边说边打量着妮可的穿着,重点还是放在妮可胸前那两座山峰上,衬衫太合身,两粒F级巨弹像要跳出来。

加上妮可又搭黑色内衣,更显出风骚的性感。

导游阿姨一眼就看出了眉角,面露微笑,花枝招展,说说指指,逗的林老闆哈哈大笑,一时气氛也轻松不少。其实说是要来面试,根本就是天南地北瞎聊天,

导游阿姨和林老闆有时的话题妮可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是谁、关系是什么、又发生

了什么事,但她每一句都认真地听着,林老闆毕竟打滚够久,一眼就看出妮可的潜质,她绝对是个当「贴身秘书」的料。不只外型适合、敏锐度也够。

半个多小时过去,林老闆好像也没想多交代些什么,只说反正边做边学就是,这种事就是这样,看多了就会,讲也讲不清楚。倒是妮可要来上班之前,不能再做这样的打扮,毕竟刚出社会,今天穿的衣服虽然正式,但太廉价了,这样站出去谈生意,不仅没面子,一开始就输了。

「芬阿,阿不然带妮可去挑一些衣服好了,你眼光精准,给点意见,我刚好下午的事都处理完了,做夥去走走」,林老闆可能当老闆惯了,说出的话不知为什么,都有种像是建议又像是命令的感觉。

「当然没问题阿,我也想逛逛,挑些东西,今天还真是来对啦」,导游阿姨赞成地看着妮可,询问她的意见。

「我没问题阿,不过我可能带的钱不够耶」,妮可尴尬说道。

「哈哈哈,以后跟在我身边没你付钱的份拉,吃的、穿的、用的、睡的通通都算我的啦」,林老闆再次豪爽地笑道。

「唉哟,林老闆你很爱开玩笑勒,什么」睡的「啊,是以后出差都可以睡五星级大饭店的意思吗」,导游阿姨笑道。

「对啦对啦,讲太快,总之以后旅馆钱啦出差费啦什么阿里不达的林林总总,都报公司的帐,直接跟外面的陈小姐讲一下就好」,林老闆顺着导游阿姨的话转了一下,当然三人都有了一些默契。

林老闆叫司机备好了车,三个人就直接来到K城市中心的一家百货公司,里头尽是高档进口名牌店,平常能消费起的人就不多,此时刚好又是下午时间,人更是稀少,毕竟这里随便一刷,可能就要十几万起跳。

妮可偶尔也来逛过,但从没买过任何一家的衣服,这不是她的消费能力所能负担的。导游阿姨倒是显得轻松自在,像是走进了自家的客厅。

他们先来到了一家套装专卖店,导游阿姨帮妮可挑了两套,与一般衬衫大同小异,但领口多了翻花装饰,版型也更加合身漂亮,倒是胸线要改一下,妮可那对雄伟的西马拉雅山峰实在太过震撼了。

另外也去挑了两双高跟鞋,其中一双是斑马条纹的,野性又时尚,另一双则是红色高跟鞋,整双是血一般的红色,两双都是极细高跟,光是这样,加起来已经接近五万块了。导游阿姨又帮妮可挑了几件紧身包臀洋装,都是开低领,不然就是极其性感的设计。

「有时与客户吃饭或是参加一些晚宴会用到」,导游阿姨解释到。

「真是不好意思,还没帮林老闆赚到钱,就让你破费了」,妮可说着。

林老闆嘴笑眼笑,只顾着刷卡。

不多久妮可手上已经大包小包,林老闆叫司机来把这些东西带回车上。继续陪两个女人随走随逛。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导游阿姨来到了内衣楼层。这里卖的多是欧洲进口内衣专柜,与本地的大为不同,特别是价格,随便一套都要七、八千块。

「妮可,这次换你帮我选了,我想买几件,原来的不是松掉就是变形了,这样下去,我不山崩才怪」,导游阿姨拉起妮可的手,直接走进一家法国内衣专柜。

「当然没问题,我从没逛过这种店哩,好多好漂亮的内衣欧,倒是爽到林老闆了欧,可以正大光明的看」,经过一下午的相处,妮可也轻松了起来,亏了林老闆一下。

「哈哈,卯死阿,其实我常陪她们来买东买西拉,之前你也看过的那个玉阿,都带我逛这种店拉,我乾脆入股算了」,林老闆毫不掩饰他和导游阿姨和萍玉阿姨的关系。

店员大约三十出头岁,看来也有挑过,长的非常亮丽。第一眼看到林老闆和两个女人走进来,眼光带点狐疑,但随即恢复正常,大概也见怪不怪了,这种有钱人,随便戴上两个女人在身边是常有的事。

不多久,导游阿姨就挑了两件试穿。一件黑色、一件深蓝色,整件软绵绵的,因为只有钢圈,罩杯整件都是蕾丝勾成的,看起来只有一片薄纱,穿这种胸罩根本没有功能性,大概只有诱惑性。

两套都搭配有全件蕾丝透明内裤和丁字裤可以选择,导游阿姨都拿了丁字裤款,黑色那件是片丁,后面的丁字版型较宽,大概可以罩住屁股二分之一;深蓝色的那件是寸丁,就是一般上宽下窄的丁字裤,丁字后带最后会陷进屁缝里那种。

这种高档内衣店的试衣间都很大,导游阿姨进去试了试,店员小姐进去瞧了瞧,后来又转身出来,叫妮可进去。

不久店员又闪身进去,三个女人不晓得在里面干什么,偶尔爆出一些笑声,林老闆在店里转来转去,也显得轻松自在,一点都不感到彆扭,大概是常来吧。

店员又转身出来,满脸笑意,又掩不住暧昧的眼神,这次是要林老闆进去。

「你们看那么多了,什么大小形状都有看过,眼光一定比我还好啦」,林老闆大方地对店员笑了笑,进去前还亏了店员一下。

「小姐说让你进去帮她们挑,她们下不了决定」,店员更暧昧地笑着说。

林老闆开门进到试衣间,里头空间果然够大,挤三个人都绰绰有余。

一进门就看到导游阿姨半裸着身子,穿了那件黑色蕾丝的内衣,因为内裤无法试穿,所以是穿着她先前那件紫色蕾丝丁字裤,妮可这才看见,这件丁字裤的前面也算是窄版,因此导游阿姨整团浓密的阴毛,清晰可见。

更养眼的是胸罩,正确说应该是乳托,只有乳房下缘以钢圈托住,罩杯只是一片全蕾丝透明的薄纱,此时导游阿姨的一对巨大E奶,有一半完全裸露在外,而被包覆住的部分,也因为是全透明的关系,乳晕清晰可见,整粒奶子有穿跟没穿一样,整个人说是半裸跟全裸也没什么两样,倒是多了一些性感的内衣遮掩,欲拒还迎,显得风情万种。

「芬姊的身材真好,林老闆可不要流鼻血欧」,这也是妮可第一次看到导游阿姨几乎全裸的身体,她假装镇定,以平常的语气说道。

「欧,这件好欧,很讚,很性感勒」,林老闆色瞇瞇的讚不绝口,眼睛一直停留在导游阿姨两粒高耸的E奶上,特别是那两颗乳头,像恶狠狠的眼睛,瞪着三人。

「欧,大粒勒,我有反应了」,林老闆直接用手从后面往上托起导游阿姨的奶子,把裤档往前一顶,顶在导游阿姨雪白的丰满屁肉上。

「不要乱来啦,等一下把人家的衣服弄髒了」,导游阿姨把林老闆的手一拨,稍微闪开,假装生气地说着,但却完全不怕妮可在旁边看着,好像还有点故意要做给妮可看的样子。

妮可眼睛也不避讳地看着他们,大方笑着。

「换另一件给我看看,真的好棒,好性感,又大又挺勒」,林老闆形容词总是那几句,还一直称讚着导游阿姨的雄伟E奶,眼睛从头到尾没离开过,只要是男人,大概很难不被吸引吧。

只见导游阿姨遮也不遮,直接反手一扣,就将胸罩卸了下来,在林老闆面前,直接亮出了两粒巨奶。随着她身体的转动,两粒E奶就这么晃着、摇着、荡着,即使已经不是第一次欣赏了,林老闆还是看的目瞪口呆。

因为有妮可在旁,导游阿姨也感到无比兴奋,奶头已经高昂地站立起来,坚挺的像是两粒花生米。

这也是妮可第一次看到导游阿姨的奶子,也同样看到目瞪口呆,一方面是因为真是一对美丽的巨乳,一方面是在林老闆面前,她自己穿戴整齐,导游阿姨却光裸着身子,把一对巨乳大方送给这个男人欣赏,整个嘲非常色情,妮可感到,自己的下体竟然微微湿了。

接着导游阿姨又换上了深蓝色那件胸罩,其实与黑色那件没多大不同,只是一件是全蕾丝款式,一件是全透明网纱款式,虽然上面也绣有一些花纹,但比起蕾丝来少了许多遮掩,因此更加裸透,导游阿姨穿上这件胸罩,跟没穿一模一样。

她的乳头正兴奋到坚挺地站立着,又摩擦到网纱的材质,乳头显得更大,整个乳晕上佈满了小肉芽也都硬了起来。

妮可同样身为女人,这种细微的身体反应,她一眼就看了出来。与此同时,妮可下体又湿了一阵。

林老闆可能是在灯红酒绿的酒店打滚惯了,看到眼前这幅美景,竟然克制不了地露出了本性,一把就把导游阿姨整个搂住,不仅嘴巴直接亲上了导游阿姨的颈子,双手也顺势捧起那对巨乳,开始揉抓起来。

「喂喂喂,你卡差不多欧,妮可在这边你是在干嘛拉,大色狼勒」,导游阿姨娇嗔道。

「呵呵,芬姊,连我看到你这种身材都快要有反应了,更何况是林老闆,他是正常男人勒,你不要再考验他了啦,我看他快要火山爆发了」,妮可作势看了一眼林老闆的裤裆笑着说。

「好啦好啦,那我两件都买好了,喂,你先出去啦,不然人家店员以为你在里面强奸我们勒」,说着导游阿姨把林老闆赶了出去。

「妮可阿,我看你也挑个几件好了,你穿起这种进口内衣应该很好看欧,男人够不够猛,够不够持久,就看你穿这么骚的内衣时他挺不挺的住。要不要穿去考验一下那只小狼狗阿」,导游阿姨的语气充满挑逗,眼神夹带暧昧。

「搞不好撑不过一分钟欧」,导游阿姨笑道。

「呵呵,真的吗?他很久ㄟ,硬度也很好,不过芬姊你这么一说,就让她见见场面开开眼界吧」,妮可虽然知道导游阿姨跟我睡过,但还是有点像是故意地,向导游阿姨炫耀自己男人的能力。

「好啦好啦,我们穿同一家牌子,两个人一起上,怕他撑不过一分钟就缴械了」,这是导游阿姨第一次在话题中明白说出,我们三人间的床上关系。

「呵呵,不过我不太会挑这种内衣耶,芬姊你帮我挑吧」,妮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听见了导游阿姨露骨的暗示,却并不说破,只是两人的关系自然而然地又进了一步。

导游阿姨出来时已经回复原本的打扮,店员不断暧昧地偷笑着,看着眼前这三个男女。林老闆觉得奇怪,怎么没看到妮可呢?导游阿姨使了个眼尾,像是在说:都帮你安排好了啦。

「妮可也想买个几件,你再等一下吧,还是你要先去其他地方等我们?」,导游阿姨明知故问地说。

「欧,没关系没关系,尽量挑,哈哈」,林老闆乐得眼歪嘴斜。

「你这只色龟,慢慢来,等一下不要太过份欧」,导游阿姨交代道。

两人以眼神示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导游阿姨拿了两件内衣进试衣间,店员尾随而入。三人又在里头窸窸窣窣了一番,这次笑得更大声了,妮可和导游阿姨连日的相处,加上今天的「坦诚相见」,更是拉近了不少距离,简直像是已经结识十年的好姊妹一般。

店员接着又闪身出来,只是这次笑得更加灿烂、也更加暧昧,她直接走向了林老闆。

「这位先生,恩,里头的两位小姐请你进去看一下」,店员一边说,一边对三人的关系也已瞭然於心,便也大大方方地带林老闆进去。

林老闆毕竟是个老江湖了,在进去之前,还故意对女店员使了一下眼色,意思是叫她也一起进去。女店员也意会地微笑了一下,闪身与林老闆一起进入了试衣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