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性刺激-淫妻奸情

性刺激-淫妻奸情

客厅中别无他人,阿娟是这间屋的女主人,她一边哼着歌,一边走进浴室,就在这时 候,客厅的门缓缓打开,一条黑影走了进来,他像旧地重游似的,轻易地来到浴室门 外。他将门打开一线,可以看到阿娟正在脱衣服,恤衫下面是一个杏色超薄胸围,非 常清楚看到乳球尖端是两点红色,而牛仔裤下面,是一条白色厘士通花内裤,中央隆 起的部位,是浓密的黑色。

门外那个黑影看到这香艳的场面,下体已发硬立了起来,将裤子也撑起了。他看着阿 娟脱去胸围和内裤,对镜自照的当儿,自己也匆匆脱光衣服,可以看到他小腹下乱草 丛中,一根粗大的阳具已高挺指着半空。他一边自我套弄,一边看阿娟的身体,那两 团坚挺的乳房,又圆又大。小腹下那倒置的黑三角,密密的遮盖着那神秘洞口,她忽 然抬起一条腿,将那个洞口向着镜子在自照,从镜子的倒影,看到茸茸之下,是一道 红色的窄洞,不知是浴室的水气,还是她的分泌,那洞口已开始润湿了。

这时,门外那黑影大力将门推开,光着身子走了进去,阿娟大吃一惊,转头看着这个 赤裸的男子,她似乎怕得出不了声,双眼 是直勾勾的看着那高竖的阳具!

「不要乱动,否则要你好看!」那影子低喝道︰「来!替我含!」

他握着自己的阳具向阿娟呼喝,阿娟在他威吓下,缓缓跪在他面前,一口将那东西含 在口中,她缓缓的吞吐着,吸吮着!

「啊!」那男子发出舒服的呼声,他说道︰「用舌头舐,对!就是这样,舐我的袋 子,全个含在口中,用力的吮!对,想不到你的口技这么出色!来,舐我的后边,不 是屁股,是屁眼,哗!对了,是这里,将舌头伸进去,对,太舒服了,继续,不要 停!」

  阿娟柔顺地照着那男子的吩咐,替他进行口舌服务,接着他将她按得趴在地上,将又 圆又白的屁股翘起,他双手伸前,从后握着那对乳房在搓捏,夹弄着她那两点发硬的 颗粒,阿娟给弄得不期然发出呻吟声,他进一步吻她的屁股和下体,她难耐的扭动着 身体,发出空虚的喘息,他握着阳具,插向那润湿的下体,她在他进入时,舒畅地低 呼,扭动屁股,配合他抽插的节奏,他耸动屁股,一前一后大肆活动!

「淫妇,你这个淫妇,这么多水!」他一边干一边乱嚷︰「我要插你屁眼,哈!」

「啊!不要,不行呀!」阿娟吃惊地说。

「呸,我现在要强姦你,说甚么不行!」那男子猛的一下子抽离她下体,双手拨开她 两片股肉,将阳具挺向那粉红色花蕾似的小洞,他缓缓的插入,直至全根推入,阿娟 痛得全身抽搐,但她咬牙强忍,任由他在她屁眼一出一入,那里实在太紧窄了,那男 子活动了十多下,便在她的屁眼喷射了,热辣辣的感受,烫得她张口大喊,在这一剎 那,他将阳具伸入她口中,要她用舌头替她清洁,阿娟也纯顺地舐乾净!

「老婆,今次我的表现怎么样?是不是比已往强劲得多?」那男子阿文躺在地上,一 边喘息,一边说话。阿娟亦给干得气喘呼呼的,没有说什么话。

他们两夫妇,结婚已经七年,一向相安无事,但性生活则趋于平淡,而阿娟踏入狼虎 年华,对性的要求越来越多,可是阿文的表现,却越来越不济事,每令她暗中要用冻 水淋浴或者手淫,方可稍遏心中的慾火。直至有一次,两夫妇目睹后楼梯一宗色魔强 奸少女的事后,虽然那色魔已给拘捕,可是那一晚阿文的表现,和以前判若两人,直 将她干得求饶才了事,自始之后,阿娟便领悟原来自己的丈夫,必需要受到这么的刺 激,才可一振雄风,于是便千方百计,用种种不同方法去刺激阿文,刚才一幕浴室强 奸,便是她自导自演的好戏,虽然明知这么下去,可能会有不良的后果,但为了填饱 自己,她是不顾一切的了。

浴室强姦、绑绳、滴蜡等等方法她都已经试过,再不想其他新刺激,怕他又回复旧 观,阿娟想到头都痛了,再也想不到方法,突然她的妹妹阿萍来探访她,她看着这个 年方十八岁的妹妹,忽然心生一计,连忙打电话叫阿文放工立即回家。

阿娟放下电话,和阿萍不着边际的闲话家常,眼看巳是下午五点,阿文半个小时左 右,就可回到家里,于是开始她的计划!

「阿萍,妈妈告诉我说,这半个月以来,你经常夜归!是不是有了男朋友,每个晚上 都去和他玩呢?」她板着脸说。

「啊!」阿萍羞不可仰的,不敢回答她的问话。

「哼!我看你已经是十月芥菜,起心了!」

阿娟说︰「你告诉姐姐,有没有给那男孩子得了手?」

「我,没有哇!你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她说。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来,给我看看!」阿娟也不容她说话,拉她进了房,故意将门 虚掩着,她将站在房中的妹妹拥坐在床上,开始她的检验工作,先隔衣服搓了搓她的 乳房。接着就伸手进衣服里面。

「你看,以前并不是这么大的,现在巳胀鼓鼓的,看来他经常摸你这里吧!」阿娟一 边搓一边说道。

阿萍红着脸不说话,而阿娟已解开她的恤衫,拉下她的胸围,她一对娇小坚挺的乳房 便弹了出来,阿萍想用手遮掩,但不及阿娟手快,双手已握着那两团嫩肉,轻轻的搓 捏,那两点粉红色也在她手中慢慢发硬,像两粒花生米,她俯头吻那两点,令阿萍娇 喘连连,全身发软,她想推开姐姐,但又像没有气力,阿娟越吻越下,在她的肚脐附 近,用舌头在打圈子,阿萍全身抖颤,腰肢乱扭,阿娟一手按在她裙下内裤中央,发 觉已经湿得很利害了。

「你看你,我 不过刚刚碰一下,你这里已湿得这么利害,还说没有试过!」她一边 说,一近掀高妹妹的短裙,把她那条迷你白色三角裤,完全露了出来,她吻在那润湿 的地方,她的舌头令她更湿了,从半透明的三角裤中,可以看到她是稀疏的, 有几 条嫩毛,那粉红色的洞口,已是水汪汪的,阿娟的舌头便舔在那那水汪汪的洞口,令 阿萍的喘息更利害,而双腿亦自动的大字分开,仿似希望她的舌头更加深入。阿娟除 了舔吻阿萍的下体,自己也快手快脚地将她身上衣物脱光,而且捉着阿萍的手,按在 自己的乳房上,初时她的手 是柔放在那里。但过不了多久,她自动的轻捏着阿娟那 对大乳房,这么她的下听也不期然的开始润湿了,阿娟扯下她的白色内裤,长长的歎 息,随着内裤的离开身体,而在阿萍的鼻孔发出,好像她期待很久的解决,阿娟将她 那 有稀疏茸茸的下体,向着房门,因为她知道阿文很快就会回家,她吻在那粉红色 的洞口,舌头顺着淫流探了进去,将那稀疏的茸茸撩拨得混乱一片,而阿萍则拚命的 分开双腿,好让她的舌头填补她的空虚!

房门外传来脚步声,阿娟心中一喜,知道是阿文回来了,于是她更起劲和阿萍玩着假 凤虚凰的游戏,她将自己丰盛的下体,放在妹妹的面上,要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 身。阿萍的动作是幼嫩的,她的舌头生硬地在撩拨阿娟。

阿娟听到门外传来狂吞口水的声音,知道阿文已看得慾念高涨,她正庆幸计划的成 功,突然房门给推开,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房门外,他那双色迷迷的眼睛,贪婪地 看着眼前两个女性的肉体,阿娟正想大叫之际,那男人已从身上取出一支手枪似的物 件。

「哈!不要做傻事,我的手枪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那男人说︰「那就对啦,你们 两个听我的吩咐,举起双手,站在地上!」阿娟和阿萍在手枪指吓之下,唯有照他的 吩咐,两人赤条条的举起双手,站在地上,那男人像欣赏名画似的,细看两人的身 体,而且评头品足,甚么大波、小波」、甚么多毛.少毛」,真羞得两人面红耳赤。

那男人一边说,一边脱光衣服,两人看着他小腹下的灼热大阳具,不禁倒抽了一口 气。

「来!你们两人都跪在我面前!」那男人说。阿娟和阿萍依然跪在那男人面前,那根 大阳具便屹立在两人面前,那男人将阳具塞入阿萍口中,阿娟看到她的小嘴都给填满 了,连呼吸也有点儿困难。可想而知,她的感受是非常辛苦的,但那男人的枪指着她 的头,她唯有勉为其难替他口交。

那男人另一只手,放在阿娟的乳房上,大力搓捏,差点将两只乳房捏得变了形,过了 一会,那男人将阳具转塞入阿娟口中,而一双手则去玩弄阿萍那两个充满弹性不大不 小的乳房,阿娟大力吸吮他的阳具,又用舌头舐它的头部,希望他快些完事,但那人 的阳具也在她口中变得越来越大,始终不觉他到达高潮,阿娟直舐到口乾舌硬,他才 抽离她的小嘴,转而要两人趴在地上,他一下子朝阿娟的下体插了进去,他比阿文大 得多,阿娟有撕裂的感觉,她哀哀地求饶,但那男人充耳不闲,大力的在一出一入, 阿娟 有咬牙强忍,直至自己给弄得高潮迭起,不自觉地狂呼着,但他并不满足,转 向在一旁的阿萍,他那充满阿娟分泌的阳具,在阿萍屁股不斯揩擦。準备要进入了。

「不!不要!」阿萍说︰「我还是处女!」那男人似乎停了一下,回头看一看房门 外,似乎是向甚么人请示似的。

过了一会,他像得到别人的同意,不理阿萍的哀求,将阳具向着她那处女地进发,他 的进入,令阿萍发出阵阵惨叫!

「喂,你不要槽塌我的妹妹,她还是处女,你要的话,我将我的屁眼给你,作为交 换!」阿娟说。

那男人的阳具已进入了一小半,阿萍已痛得泪水直流,但看来中间那薄膜仍未给弄 穿,那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阿娟那浑圆雪白的屁股。

阿娟有意代妹妹受难,故意将屁股耸高,轻轻扭动,而且自己用手指在屁股中间那道 凹槽轻轻磨擦,那男人看得口水直流。他刚想动身,门外传来一声轻喝︰「喂,先干 了那个,再去玩屁股也不迟!」

阿娟听到这声音,心头一震,猛回头一望, 见在门外暗影中,阿文站在那,他已脱 下裤子,自己在套弄自己那已硬直的阳具,阿娟心里暗暗叫苦了,想不到自己苦心计 划,用尽方法来刺激的丈夫,竟然会叫人回家强姦自己的妻子,自己则躲在一旁作壁 上观,还一边看一边手淫,看他样子,似乎比正式做爱还要来得享受,最严重的一件 事,就是可能会连累自己的妹妹,将宝贵的贞操丧失在这裹,那就是她一生的遗憾 了!

念头转到这裹,她一咬牙,起身将那男子拖离妹妹的身体,然后在那男人的耳边说 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知不知道僱用你的那个男人,就是我的丈夫!你无非是 为了钱,我答应你,他给你多少,我愿付双陪, 要你不伤害我的妹妹,我甚至愿意 给上我的一切!」

那男人闻言色喜,连连点头,放过阿萍,而门外的阿文即按奈不住,窜入房内,抢去 那男人的手枪,指着门内的所有人。

「你收了我的钱,便要听我的吩咐!」阿文面色铁青,「我要你和那个女人做爱,理 她是不是处女,快!快去和她做爱,我要看她破处的表情!」

「好!好!」那男人见他不可理喻,唯唯不置可否的说︰「我 是一个舞男,我收你 的钱,是为了给你快乐,你是我的波士,我听你吩咐!」

那舞男将呆在一旁的阿萍双腿分开,握着自己的阳真,向她那已缓缓分开的下体进 发,阿萍闭上眼,等待痛苦的来临,旁边的阿娟眼看自己的妹妹贞操不保,她不顾一 切地将男推跌在地,阿萍迅速爬起来,向浴室跑去,她把自己反锁在里面,总算逃过 这一劫数。而她的姐姐阿娟,则一女对二男,让那个男妓抽插得高潮叠起,尝试了从 来未有过的性交刺激。

猜你喜欢